浪漫言情->典心->美人恋飞鹰(上)
上一页 | 返回书目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美人恋飞鹰(上)   第9章(2)    作者:典心
 
    他没有放弃,直接说出心声,温柔却也霸道。「别说不饿,我要你为了我而吃。」

    乌黑的双眸,望着那张坚毅的脸庞,困惑的重复。

    「为你?」

    「嗯,为了我。」

    这简单却又深切的理由,教她无从反抗,终于乖乖张口,顺从的在他的喂食下,一匙一匙的,吞咽下整碗的白粥,还吃了些许素菜。

    然后,沈飞鹰亲手褪去,她身上的丧服。

    罗梦身子一颤,本能的想遮掩,那双大手却坚定有力,压制她软弱的反抗,直到那双锐利的鹰眸,终于瞧见了,隐藏在衣衫下,从未有男人见过的美丽。

    柔美的娇躯上,还有着一件素白色的贴身软绸,更显得她的肌肤如玉,当粗糙的手擦过时,那陌生的刺激,让她颤如秋柳,娇眸欲泪,却又并非是为了连日来的哀伤。

    他的一举一动,教她无法动弹,更无法多想,只能眼睁睁的,任由他褪去软绸,还有肚兜与衰裤,再以拧干的手绢,仔细的擦洗着,她赤裸的娇躯,直到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「鹰……」她低语着,连声音都发抖。

    「嘘。」

    他将她放回床榻上,在她仓皇一的注视下,一件一件的脱下衣衫,露出结实黝黑的健壮身躯,与她同样赤裸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冻结,他来到她的床榻上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想在这时要她,可是她看来那般脆弱,像是要被亲爹的死,勾走了魂魄。

    他需要她回过神,需要她兴起活下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粗糙的大手,握住冰凉的白嫩小手,缓而又缓的搁置在胸膛上。「梦儿,你还有我。」他说着。

    她呼吸一室,无法言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泪水悬在眼睫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第一次、第一回,如此清楚的,表达他的情意。

    深情再无羁绊,罗梦怯怯的、羞羞的,却又万分肯定的,将两人紧握的手,挪移到自个儿的软嫩丰盈上,无声的贴着。

    「没错。」沈飞鹰低下头,吻了吻她的发,以指节感受,柔腻如丝的肌肤。「我,也还有你。」

    再也无须隐瞒、再也无须多想,这是隐忍许久的本能,他那么想要她,渴望她的人与心,在这从纷乱里偷来的片刻,给予她与自己,最直接的承诺。

    热烫的薄唇,烙上她的粉颊,洒下无数的吻,每一个吻都那么扎实,充满着占有欲,强壮的双臂更将她紧搂怀中。

    陌生的冲击,让她不知所措,每一个吻,都教她颤抖不已,觉得像是被火烫着,逐渐焚身,在他的唇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夜,他的霸道与温柔,让她彻底沈沦。

    天才刚亮,沈飞鹰就醒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只睡了一会儿,似乎才刚闭上眼不久,晨光就照进屋里。他一睁开眼,就看见沐浴在晨光中,熟睡的绝美娇靥。

    昨夜,他累坏她了。

    明明就知道,不该那么贪欢,但是她的娇怯,与纯洁直接的反应,让他欲罢不能,一再需索无度,接连要了她数次。

    罗梦,他心中的美梦。

    他必须一遍又一遍,万分珍惜的吻遍她全身,再三证明她己经真正属于他,证实这销魂的一夜,并非从她十三岁起,两人骑马相贴之后,就不时会来骚扰他的春梦。

    如今,她终于是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沈飞鹰无声起身,静静穿妥衣衫,在离去之前,还走到床榻旁,怜爱的为她盖妥被褥,再度留恋的望着,睡梦之中,她微红的脸儿,过了一会儿才能狠心起身,住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他心中己有决心。

    按照礼俗,他们得在百日内成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本与公孙明德商议的计划,就得再做更动,此举虽然繁杂得很,但是为了心爱的女人,一切都会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心思己定,他从容打开房门,在抬望眼的瞬间,嘴角的幸福笑意,陡然之间就冻住了,就连整个人也僵住不动。

    红!

    满眼满宅的红。

    前一夜的白灯笼、白纱帐、白绞白罗白绸白缎,像是夜里不过一场红透的雨,将素白全部染成艳红,还红得刺目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寒,无言的看着,触目所及的红。

    不,不是下了红雨。

    这些艳红的布置,是被人连夜换上的。

    极为缓慢的,沈飞鹰慢慢转头,看向院落的入口,那个杵在原处,不知站了多久的彪形大汉。那人的脸上,有着些许歉意,还有藏不住的窃喜,正怯怯的看着,从罗梦房里走出来的他。

    罗岳。

    本该已经被焚烧身亡,化为灰烬,装在和阂碧玉骨灰罐里的大风堂堂主罗岳,经过众人几日哭拜,在他要了罗梦后,竟然复活了。

    寂静无声的,沈飞鹰手下的门把,在强劲的内力下,化为碎碎的粉末,落到地上跟他的鞋上,积累成小小的粉末堆。

    罗岳见状,窃喜尽收,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背脊却又莫名发冷。

    「呃……」他清了清喉咙。

    沈飞鹰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罗岳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沈飞鹰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心惊胆颤的罗岳慌忙连退两、三步。「那个……」他慌得还想再说。

    沈飞鹰的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。在看见罗岳的瞬间,他就醒悟过来,这一切的一切,原来——

    是计!

    居、然、是、计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中计了!

    防了又防、忍了又忍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却还是不敌,谨慎逼真至极的计中计,做出他盘算之外的事,让多年苦忍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「老爷,你不是死了吗?」极为阴冷的,沈飞鹰开口问道,声音寒得比刮骨的刀更锐利。

    「我诈死,是为了对付无忧王……」罗岳硬着头皮,却觉得头皮阵阵发麻,连当初单刀匹马,面对数百名盗匪,都能面不改色的他,竟会在此刻,觉得心里怕怕。

    呜呜,这孩子老早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,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,一句语气重的话,现在却用这种可怕的表情看着他!

    事关女儿终身幸福,罗岳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「亏我这么信任你,你居然在我诈死的时候,对我女儿……」忍着腿软,罗岳用天下第一女儿奴的荣誉头衔强撑着,把背好的台词说完。

    「既然这样,你们今日就成亲好了!」

    他颤着声宣布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,在自家宅邸里,施展轻功逃离沈飞鹰视线所及的范围。

欢迎您访问浪漫言情小说,最新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!